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安清】【明萤】本丸的夏夜与冰激凌

CP安清,明萤

两者含量差不多

表示是非婶限锻千辛万苦在最后三小时才出了明老板的产物

 

今天的本丸也是一片祥和呢。

三日月捧着茶杯坐在院落的一角,看着院子里一群追逐打闹的短刀们,含着笑呷了口茶。

夏天的夜晚总是比往常热闹许多,可能是因为最近天气实在炎热,把那些泡温泉的,练书法的,练肌肉的,多愁善感的,追逐打闹的,全部都赶到院子里乘凉来了。审神者也极体谅大家,知道天气炎热,即使是体质偏寒的刀们也挨不住,每天晚上都给大家预备下足够的解暑绿豆汤和吊在井里凉的冰冰凉凉的西瓜水果,也不再安排过多的出阵和内番,让大家在宽敞的院落里随意乘凉。

万叶樱枝繁叶茂,浓郁的苍翠在草地上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凉和幽暗。短刀们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着,嘻嘻哈哈的缠住一期一振带他们去抓萤火虫,浅蓝色头发的太刀温和的笑着,答应的时候不忘顺手带上一边终年白大褂的眼镜少年,时不时还要接受充满惊吓的大白鸟并无恶意的骚扰。一盏盏灯火随着风忽明忽暗,趁得四周的灯火星星点点,倒同样像是萤火一般充满着夏日的情调了。

小小的天狗踩着细高的木屐绕着树蹦蹦跳跳,最后还是跳到岩融怀里咯咯的笑着,被高大的薙刀抓住回到了自己专属的脖颈座位上还闹着要和短刀们一起玩儿。岩融爽朗地笑着答应着围上来的栗田口短刀们帮忙抓高处萤火虫的要求,加入的藤四郎们的声势浩大的队伍中,却又因为今剑一直嚷嚷着“最喜欢岩融了”以及吧唧一口亲在脸上的动作露出了更多锯齿状的尖牙。

 

而引来萤火虫的真正主人却隐藏在影影绰绰的树木中,银发碧眸的小小少年和火红头发的短刀拽着常年躺在屋子里赖床的懒癌跑进那些幽深的苍翠之中,难得穿着木屐和花纹斑驳的精致和服蹦蹦跳跳,不过不一会儿就由着喊累的明石国行歇下来,爱热闹的小短刀跑出去跟粟田口一起玩儿去了,萤丸鼓着嘴窝在自家监护人盘起的长腿间留出的空隙伸长手臂去摘他的眼镜,太刀懒懒散散的躲了没两下就任由萤丸抓住了眼镜得意的拿在手里把玩,下巴顶在一头细软的银发上来回磨蹭,蹭够了就低头去亲少年的额头,萤丸嘿嘿笑了两声扭身想跑,却又被腰间的手强行揽回怀里,嘟着嘴抬头时对上了明石除去眼镜流光溢彩的眸色,两个人却都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被带着温度的手心托住脑后,大太刀咽了咽口水,乖乖的闭上眼睛,指尖攥着对方胸前的衬衫布料,任由恋人品尝凉薄的唇瓣。

 

 

“哈哈哈,来派这两位总算是终成眷属了呢”

“看来是呢”

美丽的太刀眼眸中映衬着一弯新月,悠悠的端起身旁的茶杯,和身边浅绿发色的莺丸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毕竟,小萤丸等他这位传说中的监护人已经等了太久了。”

“爱染怕才是最开心的吧,他从一开始就在等来派的这两位,千等万等好不容易等来了萤丸,另外一位却又迟迟不来,前几日跑锻刀房跑的最勤的就是他了。”

“照萤丸殿下的性子,都能说通爱染自己跑到三条大桥去找那位,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再有一次估计主公都要哭了。”

“哈哈哈,这样的结局便是最好呢”

“不知道大包平什么时候能来呢……主公明明跟我说过马上就带大包平回来的……啊这都一周了”

“请您放心呢,最近整个本丸一直在为此努力着。”

 

身着暗红色常服的少年坐在连廊上,有一搭无一搭的吸着杯中加了冰的酸梅茶,嘴唇被冰的一片水红。那是前几天烛台切来了兴致偶尔尝试着煮的,晒干的乌梅煮到汤汁紫红,再晾凉和煮的刚刚好的绿茶和在一起放在井水里冰着,主公尝了之后满意的不得了,捧着大玻璃杯开心的样子激动的长谷部两眼含泪,从此本丸每天都要加一桶冰镇酸梅茶。

点点流萤映在暗红清澈的瞳孔中,晶莹剔透,而它的主人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愣愣的没什么神采。指甲有一搭无一搭的轻扣在玻璃杯上,咔嗒咔哒的响。刚洗好的头发还散发着洗发露的玫瑰香,绑的松松的垂在一边,和它的主人一样软乎乎的走着神。

而映在安定的眼里的,就是这么一幅祥和又宁静的画面。

“清—光——”他故意软着嗓音喊,上前一把从背后把走神的人搂在怀里胡乱揉他的头发,身上湿漉漉的有意往清光身上蹭。

“喂——”被吓了一跳的人手忙脚乱的接住扑下来的安定,差点不小心打翻了杯子“头发擦干啊你!快起来起来——别弄我一身水。”

“唔……清光给我擦嘛”浑身湿漉漉的人更加变本加厉的赖在对方身上不走了,头发草草的扎着,毛躁的发尾还在稀里哗啦的往下滴水,把枣红色的布料浸的颜色更重了几分“唔……真的好累了,远征真是累死了……”

“笨蛋…知道累你还那么主动跑去要远征…”

嘀咕了半天还是扯过对方手里的浴巾,暴力的把蓝色和服的少年按在走廊上坐好,开始料理湿漉漉的头发。

“喂,我说”加州清光揉搓着手下一大把黑发,大和守安定的头发向来多且浓密,摸起来好像一只什么犬类动物似的,再想想自己身后小小的细细的一绺,手下的力气更大了“你是狗么?长这么多毛掉都掉不下来”

“喂——痛痛痛痛——”

“才没有用力”

“你谋杀亲夫——啊好痛好痛——”

“滚出去!”

“哎?清光受伤了——”捂着头疼得眼泪汪汪的打刀突然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平时总是保养得当还涂着靓丽的红色指甲油的手上现在却一条长长的还未愈合的划痕,周边不少细碎的伤口,指甲油也斑斑驳驳的,边角的地方明显磕碰掉了“什么时候弄得?怎么不去手入呢?”

“嘛,出阵的时候在巷道划的”清光无所谓的抽回自己的手,擦得湿乎乎的毛巾也顺手丢在了安定的头上“连轻伤也算不上嘛,就没去手入室。”

“不行!”浅葱色的打刀鼓着脸颊又去攥清光的手“下次一定要跟主公说,你必须跟我一队出阵,而且不是说好的只出阵一次夜战么?”

“哎呀,临时啦临时啦”清光摆了摆手,接着又去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你又不是不知道,来派的那两个闹别扭了,爱染跟你一起远征去了不在,萤丸堵了气跑过来非要跟我换,不去跟明石一起出阵了。”

“可是你现在不是夜战队的么?”

“对啊,大太刀怎么能去啊……那个笨蛋,这脾气明明还是小孩子吧。之前他去三条大桥那次还是我们去把他抬回来的呦……所以干脆我就替他去啦,反正联队战时间是错开的,多出一次也没关系啦”

“啊咧?那刚才在那边树林里那两个接吻的人是谁啊?”

“和好啦和好啦——他家里的监护人只是懒又不是跟你一样傻,出阵见到我替他来的就过来找了,我去洗个澡的功夫回来小家伙就被明石国行拖回去了,现在应该早就和好了吧”

“话说明石国行来的时候主公哭得那么厉害真的没关系么?看起来比来派的两个孩子还要激动呢”

“嘛,我觉得她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时更激动,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喂喂,你在看什么呢?”

“话说,我早就想问了”安定的目光投向了清光身边一个小小的塑料碗“你旁边那个碗里到底是什么啊?看起来快化掉了哎”

“糟糕!忘记了”清光手忙脚乱的转过来,一边看着碗里一团粉色的融化物一边懊恼着 “这是主公给我们从现市带回来的‘冰激凌'……带的不多呢,所以先分给了短刀们,轮到我们就这么多啦。都怪你刚才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害我都忘记了。”

“没事啦,反正就是样子不一样嘛”安定毫不在意的端起乘着冰激凌的塑料碗,自动忽略对方毫无根据的责怪,顺手拿起一边乘蜂蜜的小铁勺子舀了一勺塞进清光嘴里,紧接着又自己塞了一口“哇哇哇——好凉——”

“本来就是冰做的嘛!”

 

草莓味儿的冰激凌入口就化成了冰凉的甜味,衬着冰茶的酸,清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沾着的粉红色污渍,凉凉甜甜的,感觉并不坏。瞅着旁边人大张着嘴巴一边哆嗦一边不停哈气的样子嫌弃的撇撇嘴,却又因为忍不住联想到了夏天中午的狗狗笑出了声音。

“可惜有点化了……样子好看才有吃美食的感觉啊”

“嗯…不过清光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呀”蓝色头发的少年笑嘻嘻的咬着小铁勺子,毫不在意身边的人已经因为这句突然的直球红了一张脸。

“你你你……你别瞎说啊—喂——大和守安定你干什么?”

哐当——

浅红色的付丧神突然被自己的同伴扑到身上,过大的力道带的他支撑不住一下子倒在了木质地板上,多亏安定的手护住头部才没一下子进了手入室。

“喂——你做什么!”

“不过……清光也要保护好自己呀”安定不满的凑到清光脖子边上蹭着,小声的嘟嘟哝哝,哈出的热气惹得清光不停往边上躲闪着“你要是也伤成那样子,我要心疼死的。”

 

 

所谓的“那样子”是指谁,他们心知肚明。

本丸里无往不胜的少年被一群小短刀和协差们扶着从三条大桥回来的时候,浑身几乎没一块完好的地方,一身帅气的军服全都破都破的不成样子,同样都是孩子的同伴们抱不动他,只能让萤丸裹在前田的小披风里踉踉跄跄的被他们拽着,银色的头发和素白的脸蛋被血糊的彻底,过长而沉重的大太刀孩子们拿不动,只能也拖在同样伤痕累累的主人身后,磕磕绊绊的在地上留下鲜明的血污痕迹。

审神者带着他们几个守在门口,看见一群小孩子的身影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想过去接住自己平时无往不胜的大太刀,可是萤丸身上的伤多的她碰都不敢碰,只能强行镇定的让药研把重伤员抬回了手入室。小小的少年在手入室昏迷着躺了整整一天一夜,粟田口几个知情不报的孩子也被一期一振罚陪他关了一整天的禁闭,当初纵容帮助萤丸和他交换队伍的爱染后悔的恨不得自己去跳刀解池,守在手入室的门口急的眼圈都红了。

心疼归心疼,审神者也由不得他们这么乱来,毕竟萤丸受伤的事情吓得所有刀全都轮番来手入门口守着,整个本丸人心惶惶。从手入室出来的少年直接被叫到了审神者的房间里,守在门口的清光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走出来的小家伙默默垂着头,平时充满活力翘着的银白色鬓角变得乱七八糟,沾着未擦净的血迹,破损的衣服也没换,小小的一只坐在夕阳底下连廊的尽头,就这样坐了很久。

萤丸从来没说过什么,但他们都觉得,这两个人从前应该是相爱过的。

 

要不然怎么会思念的这么痛苦。

 

 

良久,清光伸出手臂轻轻揽在了对方的后背上,安抚一样的拍了拍,随后收到对方手臂紧紧地回复。

“不会的”

他的手向上揉搓着恋人还湿漉漉的马尾辫,把脸埋进对方的肩窝里,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你这不是在呢么”

 

我怎么还会因为寻找和等待而伤痕累累呢?

 

“加州君,大和守君。”

回房间的路上,他们遇见了来派的监护人。

戴眼镜的青年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面前,上半身只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怀里是被大号运动服裹着的小小一团,只露出一头细软的银色发丝和一双挂着木屐的小脚丫,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我不在的时候,萤多谢你们照顾了。”

明石国行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眼镜要滑下来,怕打扰到怀里的小孩子只能尽力低下头单手推了推,就连脸上的笑容也像是懒得动一样只有嘴角弯起来一点点,暗淡的月光下却莫名充满着一种难言的温情。

“不必客气,萤丸君他很成熟的,从不让我们多费心呢。”一红一蓝两个付丧神对视一眼,默契的笑了笑

“除了有时候有些任性”

“爱和短刀们一起玩”

“睡不够会冲敌人发脾气”

“晚上爱跑出去捉萤火虫”

“不开心了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待着”

“总是和爱染偷偷去厨房偷拿点心吃”

“喜欢出阵喜欢的过分。”

“最主要的是”

 

“实在是太喜欢三条大桥了。”

 

一身薄红色的打刀狡黠的冲难得露出惊讶表情的对方眨了眨眼睛。

 

“所以——”

“还要拜托明石君好好照顾好他啦”

 

一红一蓝的身影手牵手跑远了,只留下走廊上一道长长的影子。

向来慵懒过头的青年低头看着怀里软绵绵的一团,熟睡中的小少年窝在他的臂弯里,长长的睫毛像是两只蝴蝶,小小的手攥着他的外套袖子,扬起的鬓角蹭着他的手臂,有些痒。呼出的热气规律的喷吐在他的胸前心脏的位置,那气息那么热,热的他胸腔里面也暖融融的,好像要融化了一样。

他低下头,虔诚的亲了亲那洁白的额头。

 

看来,还真是需要人好好照顾啊

 

 

END

 

 

解释一下,大致经过就是萤丸为了尽快找回明石国行说通了当天是近侍的爱染,爱染是绝对相信萤丸的实力的,所以勉强同意让他跟短刀队一起去了三条大桥。

 然而并没有找到明老板,明老板还是限锻出来的……

  你问为什么?

(……因为婶婶太非……哭唧唧)

 

第一次写刀剑,如果有错误随时欢迎留言捉虫呦

刀刀们和你们都是小天使

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