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维尤】怀孕怎么了?怀孕就不能四周跳了么?!!(五)

(五)老秃子你是不是年纪大了不行了?

 

欢脱在最后,回忆杀出没请注意

半夜把自己虐哭了系列

不过最终还是小甜饼

那些怀///孕的甜甜小日常。

 

转眼间距离比赛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

过了三个月之后,尤里的情况好转了不少,孕吐情况比原来减轻了许多,虽然依旧没有多少食欲,但是对吃饭的抵触情绪已经比原来少了不止一点半点。他还是那么瘦,不像是大部分怀孕的Omega,在怀孕初期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圆润起来,但是也多少长了些肉,原本平坦紧致的小腹开始微微隆起,仔细观察有了些许明显的弧度,原来那些紧身的线衣全部被收进衣柜,取而代之的是约为宽松的卫衣,帮助他完美的遮掩了腹部的隆起.

当然,那些维克托为尤里准备的宽松小裙子已经被恶狠狠地丢进马卡钦的窝里,成了贵宾犬的磨爪毛毯。

随着孩子的不断成长,带给身体的压力也逐渐大了起来,柔软的腰肢开始酸痛,走路时腹部有些坠坠的感觉让人觉得疲惫不堪,甚至是睡觉时,半夜不时出现的恶心的感觉,或者是小腿突然抽筋似的阵痛,让尤里常常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咬牙切齿的抓着维克托睡衣胸前的布料,明明就是被疼醒的,但是就是堵着一口气不肯说,弄得维克托心疼得不得了。

 

“怎么样了?还难不难受?”

某一天夜里维克托盘着腿坐在床上,把因为突然胃酸难受而惊醒的尤里抱起来整个揽进自己怀里,高大的alpha和纤细柔软的Omega在身形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维克托的一只手臂就能环住尤里把他锁在自己胸前,手掌贴在被汗水濡湿有些凌乱的金发上,另一只手自上而下轻轻抚摸着窄窄的后背,帮助他缓解恶心的感觉。

而尤里贴在维克托身上,胃部反酸的无力感让他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力气,全部的重量都放在维克托身上,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时伴随着一两下干呕,微微颤抖的手紧紧地攥着维克托胸前的睡衣,

半天等不到回答,维克托低下头轻轻把下巴磕在尤里的头顶,磨////蹭着细软的发丝

“我这样抱着你睡,好不好?等你睡着了我们再躺下”

“唔…嗯”

半夜惊醒的小家伙总是格外的脆/弱,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浑身的冷汗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而下一秒他的脸已经被///迫埋在伴///侣的胸前,伴侣微微强势的信息素味道顺着神经纤维传遍四肢,裸/露的腰腹随即被毯子包裹,四周暖暖的温度让他不由自主的哼了两声,原本紧绷的神经和肌肉也稍稍舒展开来。

 

“你不许走”

他的脸埋在维克托的胸前,用力的呼吸了一口,让熟悉的信息素味道充满鼻腔,泄愤似的张嘴咬住男人的衣襟。

 “我不走”

维克托将尤里的身体向上提了提,让他整个蜷缩在自己的怀抱里。

“你不许再去日本了”

有点抱怨似的语气闷闷的从胸前传来,抓着睡衣的手指又紧了一个度。

 

“你放心,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你骗我,你明明抛下过我”

半睡半醒之间怀中人似乎有些迷糊,一边抱怨一边委委屈屈的攥着衣角,维克托抚摸着金色的头顶,感觉胸前温温的湿了一小片。

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默默收紧了自己的怀抱,低下头寻找他的嘴//唇。

 

他终究不知道几年前那场不负责任的逃离带给尤里多大的伤害。

要知道,在尤里普利赛提的前十五年人生中,全都是维克托的影子。

他还记得刚刚进入国家队时的小尤里,明明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自我介绍时却在其他小孩子红着脸向他表达着崇敬之情时毫无顾忌的向他翻了个白眼,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尽管他带着笑意的眼神注意到了那只紧张的拼命攥着衣角的小手,还有趁他不注意偷偷抬眼看他时脸蛋上的红晕。

然后他笑着伸手去摸了尤里的头,却被炸毛的小家伙狠狠一脚踢在还穿着冰刀的小腿上,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上。

连雅科夫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呵斥着尤里给他道歉,明显没缓过神来的小家伙却愣在原地,半天才低着头嘟囔着什么

他的声音太小,维克托只听见一句“才不是故意的”

 

最后道歉的事还是不了了之,尤里刚进国家队就被脾气并不好的教练训了一顿,说他要懂得尊重前辈。

结果之后的几天,尤里见了维克托就跑,拦都拦不住。

维克托无奈,这到底是谁把谁踢倒了啊

 

这种单方面冷战情况的终结,还是在冰场

那天维克托返回冰场去找训练时忘记的手表,将近9点钟的圣彼得堡训练场中黑漆漆的空无一人,只有宽阔的训练冰场,没有关上的几盏灯光加上冰面的自然反光让它在黑夜里明亮的有些过分。

门卫大爷忘记关灯了?

一边默念着门卫大爷记性差的维克托在冰面上发现了气喘吁吁的尤里

他额头上全是汗水,气还没喘匀,素白的脸蛋上有着运动导致的一朵朵红晕,金色细软的发丝还没有现在那么长,全都被汗水打湿贴在脸颊上。

维克托突然觉得,偌大空旷的冰面上,他像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小的天使。

在一边默默站了几分钟后他就发现,尤里是在练习四周跳

后外点冰四周跳,他的经典动作。

但是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显然不是十岁的未成年人能够驾驭的,失败了的小家伙不小心顺着冰面滑出去好远,可能是因为失败了好多次有些沮丧,他低着头半天没能爬起来。

 

然后,尤里的面前出现了一双冰鞋。

他伸手拉他起来,为他拍去衣服上粘连的细小冰屑,手把手交给他四周跳的技巧,在他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滑过来接住他的身体揽在自己怀里。

那天,他们在空旷的冰场一起滑到夜里十一点。

 

根据尤里的回忆,从那时开始,他的世界里几乎全都是维克托的影子。

维克托开始越来越多的介入他的生活,帮助他和教练顶嘴,给他带来自己在家做的罗宋汤和皮罗什基,和他一起吃饭,教会他四周跳的技巧,甚至,他们每天晚上都一起在夜晚空无一人的滑冰场练习到深夜。

他成了年幼的,远离家乡和亲人,又没有太多朋友的尤里生活中出现最多的人。

 

直到有一天,距离太远的维克托没来得及接住失去平衡的小尤里,让他脚腕一扭就重重的跌坐在冷硬的冰面上,脚踝直接肿了足足一厘米高,别说走,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夜晚的训练场除了他们两个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医生了,维克托只好赶紧把疼的直冒冷汗的尤里抱起来送去医院。

已经十三岁的尤里还真是轻的不像话啊。

滑到场边,维克托想了想,还是打算先给雅科夫打个电话,他家距离训练场很近,两个人一起开车送尤里去医院,要方便很多。

 

“尤里,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他作势要把怀里小小的身躯放在场边围墙上。

而此时,尤里突然在他的怀里挣扎了起来,维克托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让他挣脱了再摔在冰面上,他赶紧收紧自己的手臂,却不明白这孩子莫名其妙在闹什么脾气。

“尤里,疼得很严重么?”

闹腾的小家伙不依不饶的折腾了半天,弄得维克托哭笑不得,却没想最后他突然一抬头恶狠狠地瞪着维克托,把维克托吓了一跳。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好一会儿,其实表面上恶狠狠的尤里在维克托眼里就是只处于磨牙期的小老虎,即使再凶神恶煞的露出牙齿咬上一口,也只不过留下一个红红的牙印罢了。

没想到尤里突然抓住维克托的衣领,柔软的唇瓣狠狠的往他的嘴唇上一贴随即分开,两个人的牙齿重重的磕在了一起,嘴唇都磕痛了。

维克托的瞳孔突然间放大了。

哎呦

真没想到被强/////吻的居然会是自己呢

 

“你不许走”

完全炸了毛的小老虎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就红了脸

维克托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在空旷的冰场里显得格外响亮。

“你笑什么?”尤里一下子恼了,在维克托怀里又抓又挠“有什么可笑的?!你放开我!”

“没有什么”止住笑声的男人嘴角上扬的弧度大的有些明显

“尤里,你知道么”

银发的男人不顾他的挣扎把炸毛的小家伙按到了围墙上坐好,借着身高差低下头强势的按住他的后脑。

他的额头暧////昧的抵住他的轻轻磨////蹭。

“大人之间的接////吻可不是这样的哦”

维克托低下头,亲自教会他的小尤里真正的接////吻是需要用舌//头的。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接///吻,在空旷的,寒冷的,空无一人的冰面上。

换气的间歇中,他伸出舌头轻轻/舔/去尤里唇边溢出的津液,呼吸间暖暖的热气点着了小家伙烧得通红的耳朵

 

“我不走。”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然而,他们都忘记了一个事实。

尤里还没有进行性别分化。

就在尤里十五岁生日几天前,他们又一次拥抱在一起激/烈的接/吻,可是这回,俄罗斯铃兰原本清新的香味变的浓郁而令人窒息,混着凛冽的西伯利亚寒风汹涌而来,瞬间将理智吞////噬的尸骨无存。

 

然而进行到最后一步,却是维克托推开了身体软软的贴上来的尤里。

 

然后在尤里生日的当天,维克托坐上了飞往日本的班机。

临时标记撑过几天还没问题,更何况是这么深度的临时标记。

而对于尤里来说,难熬的不是每个月这么几天令人疯/狂让人崩溃的发////情期,而是没有维克托的每一个漫长的夜晚。

他拖着刚度过发////情期虚软不已的身子飞过半个地球,就为了站在维克托面前,告诉他即使他是个Omega也不会比他身边任何一个人差,他们会是最合拍的伴侣。

没想到,维克托却把“温泉on ice!!”的比赛日期选在了他的发情期时间。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狼狈,即使上场前服用了再多的抑制剂也是徒劳,在见到曾经深度标记过自己的伴侣alpha时,身体还是无法抑制的涌上一阵热////潮,手脚软的抬都抬不起来。

他抬头寻找罪魁祸首的身影,却看见他站在黑发男人的面前,笑容温和的与从前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他连结果都不愿等下去就踉跄着离开了赛场。

鼻腔里全是这个该死的alpha的气味,真是呛死了。

 

回了俄罗斯以后,他还是会每天晚上到冰场练习,对于额外的练习莉莉娅从来不拦他。只不过只剩下一个人的冰场,空空荡荡只有冰刀和冰面摩擦的声音,显得无比寂寥。

他一个人在冰面上转着圈,很随意的做出一个个完美的分毫不亚于维克托的四周跳,然后自己给自己竖起一个大拇指。

 

或许除了滑冰,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在滑冰的时候又走了神,身体软软的仿佛有点不听使唤,简简单单的两周跳居然摔在了冰面上

旧伤复发,剧烈的疼痛感和右脚腕肿起的高度都几乎与当年一模一样

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冰面上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踝,就这样不知道坐了多久,等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被体温融化的冰水浸的冰冷,抬起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冰凉的眼泪。

 

还有体内涌动的,久违的热/////

潮。

 

 

他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一个人咬着牙用胳膊爬到场边的,发情期的身体酸软的几乎什么也支撑不起来,脚上还穿着冰刀,根本用不上力气,他只能勉强用胳膊支撑起上体,一点一点往场边挪,半勃////起的下体隔着衣料和冰面摩擦,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快////感。

他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居然觉得很讽刺。

 

最后他终于到了场边,跪坐在冰面上勉强抓起手机给雅科夫打了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再把手机丢到一边探着身自己脱下冰鞋,尝试着想往常一样坐到场边的围墙上。

冰面上可真冷啊

尤里暗暗的骂了一句。

但是当赤裸的脚掌踩在冰面上时,针扎一样的刺痛感刺激着布满红////潮的滚烫皮肤,他一个趔趄心头一惊又失去了平衡,最终还是放弃的整个人平躺在了冰面上。

 

周围有alpha的气味,难闻而且越来越近,他已经能听清训练场外有男人粗俗的叫嚷声了,然而身体仿佛被冻在了冰上,一动也不能动,连抬手去够手机都做不到。

 

今天的冰面真冷啊

这片寄托了他所有青春,鲜花与荣耀的冰面,原来是这么这么冷。

 

最后那天是雅科夫过来把他送到医院的,幸好尤里记得锁了门,他到那里时训练场的门前已经围了好几个alpha,有的已经在开始尝试撬锁,每一个都摩拳擦掌像是流着口水的狼,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狠狠占有拥有铃兰香味的甜美的Omega。

“雅科夫”

尤里躺在洁白的床单中间,因为在冰上躺了太长的时间,他发烧了,一张小脸烧的通红。

“以后圣彼得堡滑冰场晚上再也不会有人了。”

 

维克托是在尤里住院的第三天出现在他面前的,面前小小的Omega脚腕还被固定着,小小的一只陷在雪白的床单里,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淡金色的发丝凌乱的盖在脸上。

他伸手撩起尤里的发丝,故意不理会因为紧张微微颤抖的睫毛,俯下身亲吻着他的额头。

 

“你知道,被标记的Omega身心都会不由自主的服从自己的alpha,并且长时间和自己的伴侣在一起,信息素互相影响会使Omega的肌肉和力量出现下降,变得越来越脆弱和温顺,肯定会对运动产生一定的影响。对于刚刚站上成年组的你,我怎么忍心让我亲爱的小尤里还没实现五连冠的理想就乖乖跟我回家生孩子呢”

 几个月后终于成功抱得美人归的维克托把下巴放在怀中人的头顶上,有意的伸手按揉着对方的腰部。

“况且像现在这样,你每天上午都没办法去训练,雅科夫都快被气死了呢”

尤里的嗓子哑了,他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维克托低下头,不顾尤里的挣///扎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现在相信了么?”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尤里的肚子,无名指上戒指的温度冰冰凉凉的贴在皮肤上,却让Omega感到一种异样的踏实。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还有我们的宝宝”

怀里的人没有回答,好像睡着了一样,紧紧攥着的手却终于松开了,转为环在自己伴侣的腰上。

过了好久,维克托才听见自己怀里闷闷的声音。

 

“那好吧,我就勉强相信你吧”

 

之后的一个夜晚。

“维克托,我睡不着”

“乖,来我抱着你睡”

“你已经抱着我睡了三年了”

尤里突然从维克托的臂弯里挣扎起来,翻身跨坐在他身上。

 

“维克托,我们来做/////爱吧”

“啥啥啥啥??!!”

明明忍了一个多月很辛苦的维克托表示自己现在同样很心累。

 

“尤里…你现在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呢……”

“没事啦我上网查过了,三个月以后就可以做了。”

媳妇儿你这到底是想闹哪样——

 

接着,一盒子杜///蕾///斯糊了维克托一脸。

 

“媳妇儿你你你从哪儿找出来的?!”

明明他为了避免睹物思人克制不住自己的禽/////兽欲望已经把家里的全部丢掉了啊!!难不成这小家伙还有私藏?!!

不对啊,这家都是他来收拾尤里藏在哪儿都不可能不被自己发现啊!!

维克托独自在风中凌乱。

 

“哦,我今天找队医要的”

尤里大大咧咧的骑在维克托身上,拿起一个小包装就要拆封

队!医!SA!MA!!!!!

哦上帝,我觉得我见不到后天的太阳了。

“我说是你要的”

出了汗的手有点滑,几番尝试后尤里低下头用牙齿咬住了锯齿边缘,一心一意的和杜///蕾///斯较劲。

“然后她就给了。”

怎么办上帝,我怀疑这盒杜///蕾///斯上有毒鼠强……

“毕竟”

终于撕开了塑料包装,尤里心满意足的抬头看着凌乱的维克托,狡//黠的一笑

 

“我可不想生个双胞胎啊”

 

轰隆——

我老婆现在骑在我身上拿着杜///蕾////斯勾引我而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做这样那样的事了,可是他肚子里却有一个孩子!!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维克托感觉作为一个老A整个人生都不好了。

所以他选择迅速抱起尤里放到一边,迅速冲进了卫生间。

 

留下无聊躺在床上晃着脚丫的尤里不满的大声喊着

“老秃子,你是不是年纪大了不行了啊?”

 洗手间里的维克托:……

     我能怎么办呀,我也很绝望啊QAQ

 

http://www.jianshu.com/p/2a756dfa1dd1#

有敏感词我也很绝望……附赠完整链接

 

 

半夜码完这篇真恨不得把维克托叫出来狠狠扇上两个大嘴巴子

叫你欺负我的亲儿子!叫你欺负我的小天使!!

打死你!!QAQ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呀

喜欢就给我个评论吧

 

评论(1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