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维尤】怀孕怎么了?怀孕就不能四周跳了么?!!(六)

(六)你将是第一个带着宝宝站上冠军领奖台的omega ,我相信

莫斯科时间  8.00AM
卓娅是圣彼得堡国际机场的一名VIP通道的登记检票员,在俄罗斯这个美人云集的国度外貌称不上出众,但她老实本分,工作刻苦,面对那些需要走特殊通道的明星领导大人物们不卑不亢,有礼仪懂礼貌。
而今天,她遭遇了十几年机场工作中最大的困难
她的眼睛,瞎了。
没错
被闪瞎了

无辜的卓娅看着眼前在机场登记通道口处无比拉风的一行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银色短发身形修长的高大男人,他怀里还有一个体型修长纤细双手遮着脸只露出一头金发的小少年。
“尤里酱你告诉小宝贝坐好我们要上飞机了呦~~让他不要乱动不要打扰你休息乖乖在里面睡觉”
“……老秃子你给我滚”
“嘤被小尤里嫌弃了,快亲我一下要不就不抱你上飞机”
“不上就不上你让老子下来啊!”
“不啦,你还没有亲亲~”
卓娅看着公然打情骂俏的两个人,还有他们身后面无表情的一众俄罗斯队员,他们的脸上都架着一副巨大的漆黑的墨镜,像一群盲人一样淡然于世外。
或许,我也需要一副。
卓娅摸了摸自己的钱包,默默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今年世锦赛地点在丹麦的哥本哈根,遥远的地点又需要乘坐飞机才能到达,维克托心疼尤里,又怕去的时间太仓促来不及修整尤里会不习惯,于是提前一周就拉着尤里还有絮絮叨叨的雅科夫一起到了哥本哈根,美其名曰提前适应环境,但实际是想抱着自家的小媳妇到有名的童话城市感受一下浪漫的氛围,顺便度个临时蜜月。
进入机场的雅科夫拖着巨型的行李跟在腻腻歪歪的两个人后面,而本来应该任劳任怨的大徒弟用“我家媳妇现在怀着崽我得抱着他不能磕着碰着你怎么能让我拎行李”的理由把所有行李丢给了雅科夫。
随即两手一伸直接腾空抱起立在一边一脸“是你非要抱我我真的不愿意不过看在你这么想抱我的份上那就让你抱一下吧”表情的尤里,笑的两眼弯弯的低头亲了尤里的额头一下,而后者脸刷的一红成了大番茄,抬脚就想踢维克托又因为在空中不好施力放弃了。
“尤里酱我们一家三口要出发去哥本哈根度蜜月了呦”
“度个毛蜜月老子要比赛!!!”
雅科夫:……国家队能不能给我涨点工资让我添一副墨镜,这年头教练真TM不好当

登机的过程都很顺利,机场的工作人员对于这些出入从来都走特殊通道的国宝级运动员们向来宽容大度,笑脸相待。
然而这并不表示他们能接受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人通过登机口。
“维克托先生,我们的登机口只能一次通过一人…”
打扮得体漂亮嘴唇鲜红的俄航美女乘务员为难的看着眼前一脸无辜小狗神情的银发男人,而躺在他臂弯里的金发少年以手遮面,恨不得在脸上写上“我不认识这个抱着我的男人”几个大字。
“可是我家小尤里不能走路唉……”已经年过三十的俄罗斯大男人眼含泪光可怜巴巴的瞅着空姐,就差放下尤里过去抱着大腿蹭蹭了。
“老秃子你放我下来!老子有腿自己能走!!”
“可是尤里酱你不可以爬台阶,太滑了容易摔倒”
雅科夫:“我去尤里不是去比赛的么,莫非去了你也要抱着他滑?!”
“快点放我下来!”尤里一蹬腿在半空中挣扎起来
维克托两眼泪汪汪的放下了尤里
“尤里慢点走慢点走,注意扶着扶手,在那里乖乖站着别动…”
工作人员:……
话说,这是个运动员?
还是国家级的?
这去参加比赛的还是去复健的?

“维克托,你还没有告诉其他人我怀孕了吧”
尤里捧着维克托专门点给他的温温的柳橙汁,咬着吸管含混不清到。身后是絮絮叨叨着每次跟这两个小滚蛋一起出来就要坐头等舱其它补贴又少了没钱买墨镜的雅科夫和一如既往高贵冷艳带着限量太阳镜的莉莉娅。
“没有”维克托伸手去拿上层的垫子“我猜你应该不想让大家知道吧。腰酸么?不舒服就跟我说”
“哼”
腰后面被塞了个软垫,尤里动了动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被一个孕妇抢了金牌的话,一定会丢脸的不好意思来了吧”
维克托看着他狂妄得意的小家伙,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伸手抚摸着金色的小脑袋。
“被你赢了那么多次,难道还差这一回么”
“切,算你说对了”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孩子今天格外的安静,虽然刚才坐了车现在又在飞机上,也并没有多少恶心的感觉。
嗯,真乖,不愧是我尤里普利赛提的儿子!
尤里默默在心里给小家伙点了个赞。
“所以,一会儿下了飞机就不许抱我了,我才不要其他人因为知道了他们在和一个孕妇比赛而可怜我”
“等我得了金牌,再告诉所有人我明年休赛,冠军就让给他们一年吧”
“他们都偷偷开心得要死时,再告诉所有人,我尤里普利赛提要生一个和我一样的小金牌强盗”
橙汁的吸管被他顺手抽出放在小桌子上,小小的俄罗斯金牌强盗晃悠着玻璃杯,下巴抬的高高的。
“所以,他们这辈子就别想拿金牌了~”
窗外的光在高空显得明亮异常,照在尤里素白的脸颊上,好像度上了一层圣光。他薄薄的嘴唇抿的紧紧的,眼睛却出奇的明亮,亮晶晶的超过了外面的一切光芒。

维克托真是爱死了他这副样子。

“尤里,你真是个坏孩子”
心头的温柔和喜悦像是潮水一样不住的涌出来,决堤似的漫过所有的担心和忧虑。他忍不住探过身子搂住了小小的恋人,有力的手臂圈住他单薄的身子,不顾小家伙的轻微的挣扎将整个人收进自己的怀抱。怀中人的身体柔软的像是温柔的虚张声势的小兔子,他低下头,亲吻着头顶的奶金色的发丝,虔诚的仿佛祷告的教徒。
“我最亲爱的尤里”
“你将是第一个带着宝宝登上领奖台的omega”
“我相信”

没喝完的柳橙汁随着动作溅一点到手上,温热的温度透过手指传到了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尤里自己都没察觉出嘴角上扬的多么厉害。他乖乖的把脸埋在了男人的胸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手伸过头顶在对方脸颊上软软的蹭了蹭。

“我也相信”

出机场时维克托果真乖乖的遵守约定,跟在尤里身后拎着小书包一路小碎步,态度温和谦卑,行事,一副跟着小少爷的温柔仆从样子。
尤里得意得很,他现在总算能自己想走就走想跳就跳了。自从怀孕被知道以来,维克托跟个老妈子一样一天到晚的守在自己边上,每天除了训练和晚上一个小时的散步外不是坐在专门加了软垫的椅子里就是窝在维克托的专属臂弯里,洗澡都要在一边守着怕他地滑摔倒。
这么宠着,他感觉自己都要变成维克托的小宠物了。
不对,马卡钦都能在屋子里跑跑跳跳,自己的猫还能到外面爬爬树呢,而我一个大活人只能像还在吃奶的小奶猫一样老老实实窝在别人腿上,这tm怎么行?!
尤里不开心了,后果很严重。
维克托打了个大喷嚏,成功的发现自己的发迹线又后退了一毫米。
因为接下来的几天他发现自己家的omega更加难管了,每天一趁他不注意就在房间里上蹿下跳,还带领着马卡钦一起跟着小主人开心的汪汪汪叫个不停。
媳妇不听话,维克托很头疼。
结果过了几天真的出了问题,尤里趁维克托不在家的时候自己牵着马卡钦出了门,结果被好长时间没被小主人单独带出门开心过了头的巨型贵宾犬一下子拽了个跟头。
“喂,你猜我们两个会被那个老妈子唠叨多久”尤里看着自己擦破皮的手心,无奈的摸了摸蹲在一边垂着头呜呜叫想要舔伤口的狗狗的头。
“汪,汪”
“两个小时?也对你的主子本来就啰嗦的很啊”
事实上,是三个小时。
连续不停展示自己老妈子功底的维克托看着沙发上的被骂的蜷缩起来处于神游状态的一人一狗,还有无聊的趴在尤里身上睡着了的挖煤猫,无奈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所以说这蠢孩子身边真是离不开人。
最后的结果是心疼老婆的维克托先生跟的更紧了

不过,维克托答应让尤里自己走不要他抱,可没答应他可以让尤里的粉丝团妹子们扑上来啊。
维克托看着门外乌泱泱的一大片人,手里举着各种语言的条幅和牌子,还有共同的猫耳发箍,还没出玻璃门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没有提行李的手赶紧搂住尤里的腰把他带到自己身边。
他开始后悔没有向机场申请特殊通道了。
这要是平时,维克托还真不怎么拦着尤里的粉丝妹子们,相反,来的人越多他越开心。当尤里被大波大波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但统一都带着豹纹猫耳发箍的妹子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炸的直翻白眼时,他还笑呵呵的站在尤里身后,让他的粉丝们给他们两个拍照,偶尔还顺着粉丝们的调侃低头亲一亲红着脸冲他翻白眼的尤里。最后等到尤里要炸毛的时候才顺从的搂住他的肩膀把他带出人群,临走还不忘丢下一个放电的wink
唯一的要求是不让粉丝和尤里抱抱,俨然一副我家老婆超级可爱万人迷对不对但是他是我一个人的你们只能看不能吃连碰一碰都不行的痴汉样子。像个刚拥有自己变形金刚的小男孩,想要展示给所有人看自己拥有多么宝贵的财富却又吝啬的害怕别人的碰触。
尤里就是他这辈子最宝贵的财富。
可是现在,维克托头痛的扶住额角。
――尤里小宝贝还是我抱你过去吧~
――滚,说好了不许抱
――可是她们人这么多挤到你了怎么办?QAQ
――那我不管,反正不许抱。你答应过的。
眼神对话结束
“哇哦好帅好帅!!!”
“搂肩了搂肩了”
“快亲一个!!”
场外的粉丝们看着这一系列的眉来眼去,早就忍不住发出了尖叫。
刺眼的闪光灯和女孩子们的尖叫此起彼伏,伴随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信息素味道,孕期的omega 对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敏感,被维克托搂在身边的尤里不舒服的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向身边的男人靠了靠,又猛地往外跨出一步,却被有力的手臂带的一个不稳,半摔着靠在了男人的身上。
尤里:才不是下意识的想靠着你呢!哼!
“尤里,不舒服么?”维克托的眉毛皱成一团。
“这些女人真是…”
略带强势的信息素迅速包裹住了omega的身体,同时其中宣誓主权的意味也使周围的几个alpha 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尤里深吸了一口气,伴侣的信息素味道让他全身放松了下来,不舒服的感觉也好了不少。不过,这地方他可是不想再待了。
“快走了,维克托”
小小的人头也不回的径直往前走,银发的男人无奈的笑笑,迈步上前牵住了那只仿佛不经意露在外面的手。
“尤里酱,你忘了给粉丝留点糖了”
嘴唇轻轻的印在脸颊上,微微吮吸留下一个暧昧的红印,看着红色迅速在面前的小脸上弥漫,高大的男人笑着抬手按在湿润的地方,还不忘面对粉丝抛出一个电力十足的wink~
“大家都要来看尤里的比赛啊~”
“啊啊啊啊啊――一!!!定!!!――”

在哥本哈根机场工作的卓娅小姐的男朋友在午间休息时间接到了自己女朋友的跨国电话,听着她对那对有名的花滑情侣闪瞎人眼的抱怨,他看了看玻璃门后那一大片人海,还有远远看起来格外显眼的俄罗斯队服,默默吞了吞口水。
“哦…亲爱的…我想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情了。”

哎呀刚刚考完一门考试又是一门,心里好苦。
本来这篇是想一发完结的结果居然写了这么长时间(* ̄︶ ̄*)

哎呀呀,看来是要加油了呀!!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