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维尤】怀孕怎么了?怀孕就不能四周跳了么?!(七)

突然发现这几天粮好少。。。肚子好饿嘤嘤嘤

 

(七)再也不想自己睡了

 

这个死秃子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睡了没一会儿就醒了的尤里气呼呼的扑到酒店的大床上,脸埋在柔软的厚被子里蹭了蹭。

 

居然趁我在车上睡着了就把我放到床上自己出去了!

这个家伙!

两个人,伴侣,alpha和Omega,大床房,这家伙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啊?

还美其名曰“怕尤里自己睡会踢被子着凉”

明明是来比赛的,能不能收敛一点?!

金发的小朋友气哼哼的磨了磨牙,无聊的在床上滚来滚去,顺手把维克托扔在一边的红白俄罗斯队服卷过来压在身下,捏着袖子揉搓揉搓。

 

不要脸的老头子,这明摆着又是要和我一起睡。

哎话说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自己睡过了……

 

这怎么行!?!

不能太依赖这个笨蛋啊啊啊啊——

 

炸了毛的小老虎瞬间蹦了起来

谁想跟你一起睡啊?!谁离不开你啊?!

嫌弃你!不光我嫌弃你!你儿子也嫌弃你!

我代表儿子嫌弃你!

我现在就自己睡试试看!

 

两件不同颜色的国家队运动服被甩到床头,羽绒被忽的一下被拉了起来。

成“大”字形躺在床上的少年就着床垫的弹性愉快弹了几下。

一个人睡这么大地方,开心!

 

十分钟过后

 

蜷在酒店柔软厚实的羽绒被里,尤里皱着眉头像烙烧饼一样翻过来翻过去。

 

睡不着啊睡不着啊

 

平躺着睡,被子厚厚的压在身上,闷闷的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肚子不舒服,不开心。

翻个身。

侧着睡,哎呀妈呀有风从被子的间隙里吹进来,后背凉嗖嗖的,难受死了。

再翻个身。

趴着睡,这样感觉还行……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压着肚子感觉好恶心要吐出来了。

 

恶心的酸味和强烈的呕吐感从胃部袭来,好像胃里还没消化的食物全部一下涌到了嗓子眼,尤里腾地一下翻身下来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冲进了洗手间。

接下来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呕吐,吐到尤里眼冒金星,吐到能吐出来的只有胃酸。

 

“唔……好难受”

从洗手间捂着肚子回来的少年扑通一下又把自己放到在床上,不过这次他可再也不敢趴下了,只能泄愤似的锤了两下床,咬牙切齿的按着肚子。

该死的小家伙!和他那个混蛋老爸一样不让人省心!

 

维克托呢?!老秃子去哪儿和别人打情骂俏去了?!

气呼呼的在床上滚了两圈,被子厚厚的盖着难受,顺手扯了刚才甩在一边的红白色运动服盖在身上。

铺天盖地袭来的,全都是维克托的味道。

 

嫌弃死了!

尤里撇撇嘴想赌气把衣服扔到一边,结果手不听话的一缩,抓着衣服把身体裹得紧紧的。

他把脸整个埋在厚实的布料里,软软的衣服料子带着一股子自己熟悉的薰衣草洗衣液味道,但是又因为已经穿了一整天味道已经淡淡的,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冰冰凉凉的风雪味道,虽然谈不上多好闻,可是沉浸在里面有一种莫名的轻松的暖暖和和的放松感。那是维克托的信息素的味道。

 

尤里皱了皱鼻子,心里痒痒的,鼻子有点发酸。

突然好想维克托的怀抱……

好想啊。。

他翻了个身,手不自觉的攥紧衣服的领子。

这种感觉

好难过……

 

自从他怀孕的事情被发现以来,自己的房间就再也没使用过了,每天晚上都是维克托充当大型人体抱枕附带睡前故事和自动产热功能。刚开始他嫌弃的要死,每次维克托一抱上来就一脚过去闹着要回自己的房间,结果每次都禁不住对方的赖皮又被不情不愿的抱回来,后来习惯了也就这样了。

维克托的手臂线条像是那些雕塑一样好看,有着富有弹性的肌肉的纹路,垫在脖子下给自己充当枕头,比起那些软绵绵的羽毛枕舒服多了,另外一只手臂环住自己的身体,轻轻的搂住后背,时不时的抚摸着,像是给猫顺毛一样,而胸膛虽然不像那些所谓的俄罗斯壮汉们一样厚实而满是肌肉,但胸肌腹肌也一样不少,配上修长的身形显得格外好看,他每次都缩在对方的胸前,熟悉的味道环绕着自己的整个身体,对方体温不高,但足够让他觉得全身都暖乎乎的,轻飘飘的,好像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金发的少年把脸用力埋在布料里,深深呼吸了一大口,恨恨的咬着衣服袖子的一角,迅速红了眼眶。

我才不想他

没有想!

就是没有想!

 

要知道维克托平时黏人程度比尤里那可不是多了十倍八倍,从两个人刚开始到一起晚上偷偷滑冰的年少时光,到现在成为已经标记的伴侣,随时随地一声“尤——里——”喊的软绵绵的,七转八回,撒娇意味十足,不知道还以为尤里才是那个冷落了伴侣的没有良心的alpha,当着别人的面抱抱亲亲那根本就和晚餐吃罗宋汤一样平常,每次都非折腾的尤里又羞又气,恨不得一脚踢在这个俄罗斯老毛子脸上,踢歪他这张四处撩人的脸。

当然,他也没少踢过。

 

不过现在,不管尤里有多么嘴硬,死不承认,他天生的Omega 体质已经在发挥作用了。怀孕期间的Omega们会不由自主的变得情绪多变,敏感而且极度缠人,对伴侣的依赖程度有增无减,一旦离开自己的alpha就会心神不定。

而他现在就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现在就是在想维克托,想的不得了。

 

“啊啊啊——那个蠢老秃子”

暴躁的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少年掀开衣服跳下床,蹬上鞋子就甩开门。

 

被气冲冲的尤里一把抓住时维克托刚刚把一块小牛排放在盘子里,还没来得及淋上黑椒酱汁就被一把拽了个趔趄。

对方身上还裹着自己的外套。

 

“啊啊,是尤里奥——”一边的胜生勇利看着自己的前教练尴尬的保持着被扯得弯腰的姿势,同样尴尬的扶了扶眼镜。“维克托前辈你没事吧?”

“尤拉奇卡,你怎么突然来了?”苦笑着的alpha艰辛的站直身子,扶好装满食物的盘子赶紧去安抚自己语气不满的小家伙。“怎么没在房间好好休息”

“怎么了?是打扰你约会了么?”尤里现在心情不好,冲口就是一句抱怨,又发现自己这么说明显是醋意十足,更是别扭着脸不回头了。

“难受了那么半天,又多半天没吃东西,你不饿么?”维克托无奈的伸手抚摸对方柔软的发顶,结果被小朋友堵着气躲开“我来给你打包点吃的”

尤里撇眼看看维克托讨好的递到自己眼前的盘子,里面花花绿绿的不少,但是摆放的很精致,而且还真全是自己喜欢的菜色,心里的不爽立马下去了大半,不过碍于面子,还是故意板着脸凶巴巴的冲着他们。

“好吧,算你运气好没被发现。”

他自己没发现,虚张声势的样子像极了幼年的小老虎。

 

高大的银发男人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连带身后一向温柔又好脾气的勇利也忍不住低着头抿着嘴笑了起来,尤里一下子有点恼了,还没来得及炸毛就被自己的伴侣一把搂住了肩膀带着往座位走。

“既然来了我们在这里吃吧,尤拉奇卡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对方眼睛弯弯的,低着头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睛里灿烂的光晃的他一下有些失神。

 

“尤里奥你快去坐下吧”

“哇哦尤里奥好久不见啊”

“美奈子老师注意形象别随便抱人家啊”

“勇利——啊啊,还有尤里”

“是披集啊,要一起来吃饭么”

“我从日本带来了樱花酒,你们要不要尝尝”

“哈哈小lady一年了还是没有长高啊”

“JJ !”

…………

真是热闹的一顿午餐啊

维克托看着旁边闹腾的一大群人,无奈的伸手揉了一把恋人的脑袋。而对方裹着他红白相间的外套坐在软椅上,抱着杯子,隔着宽大的外套腹部依然微微隆起,像是一只安静的小动物在晃悠晃悠的甩着尾巴。

 

“怎么?没有胃口么?”他低下头去亲对方的额头,遭到反抗后变本加厉的搂住单薄的肩膀“酸奶酪想吃么?”

“不吃”

“罗宋汤?”

“不吃”

“那芝士?”

“……”

对方没吭声,那就是允许了。维克托插起一块切的小小块的芝士,而早已熟知对方任何习惯的尤里配合的张开嘴。

吃了几块之后,维克托放下叉子,伸手想把恋人搂进怀里,好好安抚一下避免孕吐反应顺便吃吃豆腐,结果没摸两下就被饭桌上突然的安静搞得毛骨悚然。

一抬头,饭桌上所有人都一副生无可恋的眼神,默默地瞅着无良教练维克托,以及他怀里的学生尤里。

……糟了,忘了这里不是俄罗斯队了……

 

 

“所以……能不能不要公然欺负单身狗?!”

来自愤怒的群众。

 

“……好”

维克托轻咳一声暂时放开了尤里,而后者脸颊又有点发烧的迹象,一把推开了自己的伴侣。

在座的单身狗松了一口气,继续拿起刀叉,一边吃一边感慨狗粮的味道不错。

 

然而,他们错了。

 

他们很快就会理解,为什么俄罗斯队的运动员们会坚决拒绝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维克托,我要加冰”

尤里递过果汁杯,那得意的小眼神好像在说,老秃子在别人面前你敢不答应我?

一边好脾气的勇利配合的递过去冰桶。

要知道维克托宠尤里宠的毫无原则,勇利相信即使尤里躺在床上开口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他的教练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绑在火箭筒上发射上天去摘下来。

 

但是,有一点他忘了

除非尤里他要危害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安全。

 

“不行,你不能吃凉的”维克托一皱眉头,摇头摇的很坚决。

“冰——”

“乖,等回去了我们再吃”

“热的喝不下”

“我可以喂你”

“维恰!”

“宝贝即使你撒娇也不行”

“维克托!”

 

最后在尤里的一再坚持,以及围观群众的无形压力下,维克托妥协了。

他勉强用勺子舀了点冰,加在尤里递出的玻璃杯里,小小的指甲盖大的冰块在周围一圈人的目光中瑟缩着,可怜兮兮的漂浮在果汁上,没半分钟就一个跟头沉在杯底看不见了。

……

……

众人看着已经壮烈牺牲的冰块,纷纷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我竟无言以对。

“尤里奥,你跟我说实话”萨拉一脸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

“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哪个?”

“没事,我们都懂”一边过来凑热闹的萨拉默契的点点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必要害羞的。要喝点热水么?”

“维克托说的对,来例假时一定要注意保暖,千万要少吃冰冷的食物,你需要姜糖么?我有专门从日本带来的黑糖……”

“谢谢你啦晚上糖我再去找你拿哈”维克托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抱起陷入诡异沉默中的尤里,手臂一弯生生限制住快要爆发的纤细胳膊。

 

“啊啊啊啊!!!蠢猪我杀了你!!!!”

 

被维克托连哄带抱强制拖回房间的尤里一进门就狠狠甩上了房门,头疼又无奈的尼基福洛夫先生还没来得及想出到底怎么安抚这个炸着毛的小家伙,就被他亲爱的尤拉奇卡恶狠狠地推倒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难不成,他的小媳妇想要反攻???!!!

震惊中出了一身冷汗的维克托摸了摸自己小恋人的肚子,一边顺从地随着他的力气倒下去一边默默松了口气。

而他心心念念的小恋人,他亲爱的尤拉奇卡趴在自己alpha的身上,低下头去狠狠地亲吻他的嘴唇。

他顺着对方的意思让他亲了个够,舌头温柔的舔舐安抚着对方。直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家伙终于亲的累了,气短了,才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来,祖母绿的眼睛像一只小狗一样倔强的瞪着他。

“怎么了,尤拉奇卡?”

他的手抚摸着对方的后背,像是在给尤里的挖煤猫顺着毛。

 

“你——你以后不许让我自己睡了!”

“喂!你笑什么笑?!”

“听见没有?!”

 

好不容易止住笑声的维克托赶紧搂住气急败坏的小恋人防止他从自己身上掉下去,来自口是心非的小朋友亲口承认的依赖让他恨不得立刻紧紧地搂住他,告诉他他真恨不得一辈子不和他分开。

当然他确实这么做了。

 

恼羞成怒的尤里被他身下的维克托揽住后背重新按趴在了身上,对方的手强有力的扣住后脑,舌头直接侵入口腔,毫不客气的攻城略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放心,宝贝”笑得狡猾的银发男人得意的伸手抹去尤里嘴角的银丝。

“你以后再想自己睡都不可能了”

 

 

嗯。。不知道有没有OOC。。不过私心觉得跟恋人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会脆弱会比较正常吧

单身狗看着你们秀恩爱。。这狗粮自产自销。。

评论(2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