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维尤】怀孕怎么了?怀孕就不能四周跳了么?!(八)

(八)突如其来的发情期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好像好久没有更新了唉……(捂脸)

所以今天是521,看在这么美好的日子份上

看在我这次更新如此的粗长的份上

我知道我爱你们你们爱我你们不会打我的

么么么么(⺣◡⺣)♡


维克托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屋子里很暗,厚厚的遮光窗帘把绝大部分恼人的人造光隔在了外面,只剩下淡淡的暖黄色在窗帘的四周若隐若现。窗帘偶尔有规律的一起一伏,那是维克托为了避免屋子里长时间开空调,空气不流通而专门留出的缝隙。

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酒店的被子也厚厚的,暖融融的。可是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了,维克托转了转脑袋,蓝色的眼珠慢慢聚焦到怀里还睡得很熟的小恋人身上。

小小的软软的Omega团在他的胸前,好像一只软绵绵的猫团子,手还无意识的扒在他的胸前,修长的手指从领口微微探进触碰到皮肤,痒痒的,像是猫科动物的有些许粗糙的肉球,弄得他心里也像是有只小小的猫爪子挠着,左一下右一下的,怎么也挠不到的痒痒着。

他想动一动,但无奈一条胳膊垫在对方脖子后面,另外一只手搂在后背上,隔着薄薄的睡衣,少年的体温微微有些低,让他忍不住收紧些胳膊把他搂的离自己再近些。可能是打扰到他睡觉了,金色的头发不自觉的隔着衣料蹭了蹭,像是他自己养的布偶猫。

不过他可是清楚的很,这个闭着眼的小家伙可是一只睡着的小老虎,闭着眼睛睡着时乖乖巧巧的跟随意拿捏的猫咪没什么两样,睁开眼睛就能一把抓花他这张帅脸。

他并不想吵醒对方,毕竟这个小家伙的起床气可不是一般的严重,自从带着孩子以后,能安心睡着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而且明天早上还要上冰,这个关键的时候,比起加强练习,他更想让小家伙多休息一阵。

尤里的腹部现在已经微微隆起了,隔着两层布料,维克托依然能感觉出来那里的温度比起其他地方稍微高了一些,小小的生命在强调着他的存在。因为这个小家伙,俄罗斯的妖精再也没法穿上包裹贴合的考斯滕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他姣好的身材,取而代之的是灯笼花一样轻薄蓬起的下摆,包裹住腹部后还是方便滑行的紧身裤,袖口也是同样的灯笼袖,专门设计的袖口在抬起手臂时恰好滑到臂弯,露出纤细的小臂。这样的设计让他们花了不少心思,不过既然是为了尤里,维克托觉得多少付出都是值得的。

维克托把下巴轻轻抵在恋人的头顶磨蹭着,细软的金色发丝带着点沐浴露的味道,软软的跟他的主人一点也不像。

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心里涌动的温暖的感觉像是温泉里荡来荡去的水,停不下来一样。从今晚开始尤里就不能再使用抑制剂了,他的身体需要为比赛做好充足的准备。小家伙的香味逐渐展露出来,孕期的Omega信息素中自带了一股天然的奶香味,没有过多情欲的诱惑,多出来的仅仅是即将为人母的淡淡的喜悦和自家alpha若有若无的对于主权的宣誓。

 

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古怪的任性的脾气暴躁的举止粗鲁的小家伙,总算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莫名的窃喜。

 

前世界冠军先生撒娇一样的肆意磨蹭着恋人的发顶,嘴唇有一搭无一搭的触碰着奶金色柔软细腻的发丝。

吃不到,那摸一摸抱一抱总可以吧

这种想要拥有他,拥抱他,占有他的心情,多少年都像是期待着炎热的夏天第一根冒着白气的橘子冰棒一样没有变。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先生,现在心里的老鹿欢快的撂着蹶子。

下巴抵住柔软的发顶蹭来蹭去,时不时恶意的掠过贝壳般小巧精致的耳朵用嘴唇轻蹭,反正这个人从里到外全身每一寸皮肤都是自己的,趁不注意多蹭几下也没事啦。[]~( ̄▽ ̄)~*

 

越发得意的嘴唇轻轻含住耳垂的时候,维克托突然被一道恶狠狠地视线盯得如坠冰窟。

机械地转过头,怀里的小老虎龇牙咧嘴的冲他的饲主先生露出獠牙。

 

维克托心里的老鹿一头撞死在心脏壁上,堪比尼基弗洛夫家传厚脸皮的小心脏喀喇一声碎出了裂纹。

多年的挨打经验告诉他,如果这个时候不采取行动或者自作聪明迅速下床逃离战场,他被枕头,衣服,抱枕,甚至台灯保温杯砸到的概率将超过99%,所以,下一秒他迅速先发制人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率先单手抓住对方双手手腕,接着下肢收紧夹住富有攻击力的双腿,而一只手臂紧紧搂住后背不让气急败坏的小家伙和自己拉开距离。

接下来就可以毫无压力的欣赏尤里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的表情了。(* ̄︶ ̄)(维克托式鼓掌)

 

“啊啊啊啊——维克托你这个混蛋老流氓”

“呜呜呜尤里你舍不得打我吧一定舍不得吧啊——呜”

两个人在床上打着闹着滚了半天,最后以维克托发挥死不要脸的精神硬抱住气喘吁吁的尤里索要了一个深吻作为结尾。

“喂,维克托”还没喘匀气的尤里揪着正不老实动手动脚的大人的耳朵,恶狠狠地用下力气“我们去看小美人鱼像吧”

“好啊,本来比完赛也肯定要去观光的”维克托抓住尤里的手,偏过头顺势在手背上印上一个吻。

“谁跟你说比赛之后去,就现在去。”

“啊?现在啊”维克托式惊悚“宝贝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而且你明天早上就要上冰你知道不”

“不行现在就要去”

“那比赛一结束了我们就去好不好?”

“不行,现在去。比赛结束了还有其他事情呢”

“咦?我不记得日程上有什么安排啊”

“别啰嗦啦老爷爷!我说有安排就是有安排!”

“尤——里——”

“现在就想去”

…%&%)%%¥

 

最后的结局是在尤里面前战五渣的俄罗斯老毛子一边不甘心的絮絮叨叨一边无奈的给尤里围上了厚厚的羊毛围巾。

“尤拉…你到底想比赛结束之后干什么啊……”

“不关你的事啦”

白嫩的小脸蛋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一抹红色,随即跟着主人低头的动作隐藏至围巾深处,却没逃过眼尖的花滑教练。

 

“咦——尤里脸红了!!是不是要去偷偷见尤拉奇卡地下情人?!”

“喂喂——维克托——喂,别哭啊你”

“呜呜呜呜——尤拉奇卡嫌弃我老了不要我了”

“喂喂我哪有??!!”

浑身是戏堪比奥斯卡小金人的影帝先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床边攥着小手帕哭的梨花带雨,真情实感的即使是李奥纳多也要跪下抱大腿叫爸爸,而裹着厚外套的小朋友语气急躁手忙脚乱的胡乱安慰着,就差一把搂过来撸撸毛。

 

让我们一起为俄罗斯影坛新一代帝王的诞生鼓掌!!啪啪啪啪

 

 

直到门铃响了好半天,两个人才意识到有朋友过来。

刚才还哭哭啼啼伤心欲绝的老男人立马把小手帕塞进了口袋,一把把要去开门的尤里拦在了身后。

开玩笑,我家的Omega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么?

 

“哇哦——奥塔别克”

映入眼帘的并非是雅科夫稀疏油亮的头顶,而是整理帅气的莫西干头和来自亚洲的黄色皮肤,维克托愣了一下才迅速露出习惯的元气笑容。“好久没见了哦,来找尤拉奇卡么?”

“好久不见,维克托”对面的人也明显愣了一下,像来没什么变化的脸上展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了然的微笑“打扰了,不知道你们休息了没有。尤里说…”

“奥塔——”

维克托一走神就发现刚才还老老实实坐在床边的金发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到了自己身前,咧开嘴笑着冲对面身着哈萨克斯坦队服的男人兴奋的叽里呱啦说着些什么。

 

嘤尤拉奇卡果真是厌倦我了好伤心

他已经准备好一会儿一进屋就抱住尤里哭给他看了

还没等俄罗斯新一代影帝酝酿好悲壮的情绪,尤里已经拽着他的衣服袖子,和好朋友愉快的道了别然后把他往屋子里拖了。

手里还拎着两个瓶颈细长,用蓝色灰色装饰起来的酒瓶子。

而奥塔别克笑了笑,冲满脸惊愕的俄罗斯男人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尤…尤里”维克托吞了吞口水,心情复杂“你不会找奥塔别克要了药打算药死我吧”

“哈?!”

 

“所以,这是给我带的?”

维克托抱着细长的酒瓶,不可思议的看着上面繁复的哈萨克斯坦文字。

“不是给你是给谁?你觉得我能喝酒么?”尤里一个白眼翻过去,顺手锤了锤腰,刚才打闹了好一会儿让他腰腹有点酸“这瓶给你,我记得你上次看电视时不是说什么中亚的特色伏特加和俄罗斯的不一样,真想尝尝和他们比比酒量什么的么……那一瓶可不许动!!我要给爷爷带回去!”

 

“尤里”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气,把酒瓶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直直的看着脸有点红的小家伙,表情严肃。

“啊?怎,怎么了?”被这番阵势弄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的尤里有点懵。

这家伙该不会生气了吧?

“尤拉奇卡——爱死你了!!!!我的小宝贝——”

“混蛋!!重死了!!!别随便扑过来啊——啊!”

 

所以折腾来折腾去,他们最后拿围巾帽子口罩蒙的像抢劫犯一样偷偷摸摸的从雅科夫门前溜走时时钟已经超过了十点钟。

 

维克托停下车等红灯时尤里正在偏着头看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天来时的漫天飞雪已经停了,但毕竟已经是二月份的冬季,车窗外面全是皑皑白雪和欧式的暖黄色的路灯,还有偶尔经过的几个裹着大衣的行人,路边高高矮矮的窗子里是温和的灯光,衬得仿佛真有那么点童话的感觉。

维克托盯着认真的小家伙,半天突然无奈的笑着伸手揉了一把尤里的头顶。

“想爷爷了?”

“没有”

快问快答。

鬼信了维克托都不信。

他还能不知道这个别扭的小孩心里想的是什么么

尤里已经3个月没见到自己的爷爷了,毕竟普利赛提老先生也是个货真价实的A,即使使用了孕期特殊抑制剂,那身上的味道在至亲面前也是根本遮不住的。所以,为了维克托的生命安全,即使是远征哥本哈根的前夕,他们还是用尤里最近封闭的理由搪塞过去硬是拦住了老爷子,为这个老人还起了疑心,一天好几个电话追着尤里左问右问一定要他说维克托是不是欺负他了,扬言一定要带着猎枪过来惩治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那浑厚声音和堪比二战时期希特勒集中营的惩罚手段吓的电话边上的维克托满头冷汗,脸色惨白的像是见了鬼。

开玩笑,你以为普利赛提家的猎枪是小摊上用来五块钱三次打气球的么?

你说我是会被枪打死,手撕,还是喂熊?

还是先撕完了再喂熊?

维克托式绝望。Jpg

不过,谁让他就是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呢?

 

“等比赛完了,我们就一起回去看爷爷”他拉住对方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一个温柔的吻“认打认罚。”

“老头子,你是嫌你的命太长了么”发红的脸偷偷往围巾里面藏了藏,尤里嫌弃的甩开了维克托的手“认真开车啊你”

“嗯?尤里怎么舍得让爷爷打死我呢,肯定会保护我的”

“喂知不知羞啊”


     夜晚的哥本哈根小美人鱼公园安静的好像一个真正的童话小镇。


      晚风从海边吹过来,已经带了些夜晚的凉意,下车时即使裹了厚厚的羊毛大衣,车内外的温差还是让尤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维克托皱着眉头解开自己大衣的纽扣,一把把自己的小恋人搂进怀里,隔着大衣布料托起臀部,像抱小孩子一样抱了起来。
     “说好了不许抱我的!”

“别闹了,你不冷么”
     被严严实实裹在厚外套里,暖和的温度一下子袭来,舒服的他懒得再挣扎,尤里象征性的蹬了蹬腿,反正对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掉下来。
     “现在周围没人,保证你不被看到”


     他把脸贴在维克托的胸口,抗冻的俄罗斯老毛子在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衬衣,薄薄的料子可以直接感觉到胸膛的轮廓,不同于那种搭配正装的死板衣服,温暖柔软的棉麻面料贴在微微发烫的脸颊上,像是老秃子给宝宝准备的软绵绵的毛质细腻的玩偶兔子。
      小小的Omega整个人被包裹着,全身都被对方的体温烘得暖融融的,外面的海风只能偶尔拂过他的头发。信息素温和的从毛孔沁入,顺着毛细血管流过四肢,好像全身都浸泡在alpha的爱意中,恰到好处的安抚着Omega 的不安。
      他低着头,收紧了搂在伴侣背后的手,忍不住偷偷抿着嘴笑了起来。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只冰上的老虎现在笑的像是一只思春期满脸羞涩的小母猫。


      晚上的公园里人并不多。况且现在也不是旅游的季节,周围只有几对零零星星的情侣和秉承标准欧洲人的习惯在公园喝酒的中年单身汉。

 

“这鬼天气!”
      “……嗝…”
      “嘿伙计,你闻没闻到一股Omega的味儿”
      “嗯?”


      尤里安安稳稳的躲在厚大衣里,维克托的步子走的很稳,轻轻的一晃一晃像是个小摇篮,晃得他在暖和的怀抱里昏昏欲睡。

他突然感觉自己周围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爆炸一样的浓烈起来,从鼻腔直冲上额头,头脑不清不楚的发着热,像是突然被卷进了飓风的中心,全身被带着不由自主的翻上翻下转着圈。

呼吸陡然一重,他挣扎着探出头来。
      “维克托!你在干什么?!”

 

映入眼睛的维克托脸色难看的可怕。

尤里吓了一跳,刚探着头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就被维克托塞回了衣服里,力气大的颇有点控制不住的味道。

他吃痛的叫了一声,还是顺从的停了下来,转而扒开了男人外套的前襟。

扑面而来,一股恶心的,杂乱的,alpha信息素味道
      

“嚯,还真是呢,”
      “你动动你的鼻子,没闻见一股奶香味儿么?”

“呦,这他妈是个怀了孕的种”
“嘶……那些淫荡的小东西”

“嗨,怀了孕怎么了,干起事儿来不是一个样么”“哈哈哈,那才够劲儿”

 

是alpha!

小小的Omega皱眉的同时,出于本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外面混杂的alpha信息素让他一阵恶心,孕期对信息素的敏感再加上没有使用抑制剂,这些混杂劣质的味道足以让他当场直接吐出来。

他低着头硬生生的抑制住了干呕的冲动,紧接着就被高大的男人搂住,紧贴在他身上被迫浸泡在浓稠强势的信息素中。

弥漫在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味道张扬的宣示着主权,其实维克托并不想在这异国他乡,尤其是尤里比赛的前夕和别人发生冲突,可是只要是跟尤里有关,他就真的忍不住坐视不管。

几种不同味道的信息素和着酒精在空气中争斗着,尤里低着头蜷缩在维克托的大衣底下,长时间浸泡在高浓度的配对信息素中,神志都有些恍惚了,他恨恨的攥着对方的衬衫,呼吸急促,手不自觉的越收越紧。

身体好热……

好难受。

好痒。

好热。

呜……

他一口咬在维克托的肩膀上,纤细的双腿忍不住靠在一起不停的磨蹭着,脑子里好像一锅罗宋汤翻滚着,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直到那几个alpha知难而退,悻悻的嘟哝着什么走远了,脸色铁青的银发男人才稍稍缓和了脸色,吐了一口气的同时才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用了那么大的力气搂着尤里。

我的天,不会吧这个小家伙闷坏了吧?

“尤拉奇卡,已经没事了。”维克托低着头,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强势和富有攻击性。

然而,怀里安安静静的一小团难得乖乖的,缩在衣服里一动不动。

“尤拉?”

“尤里?”

“尤里你没事吧尤里?!!!”

维克托慌忙半蹲下来,把包裹在衣服里小小的人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而对方浑身软软的站都站不稳,靠在维克托胸前呼吸粗重,剥开厚实的大衣就看见一张通红的小脸。

该不会是缺氧了吧???

被吓了一跳的男人赶紧抓住尤里的肩膀摇晃起来

“喂尤拉,快呼吸啊吸气吸气——”


尤里:……我有一句MMB不知当讲不当讲


抱着尤里埋着头哭哭啼啼的维克托被一巴掌扇在了头上。

“维克托!!!”满脸潮红的小家伙气喘吁吁的想要推开搂着自己不撒手的蠢家伙,结果手臂软绵绵的弄得他好像撒娇一样在维克托胸前蹭来蹭去“你起来……唔!别碰我!!”


所以……

被尤里一巴掌打醒的痴汉alpha抬起头,对上对方水蒙蒙的眼神,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接触到了高浓度的伴侣信息素,而且又没有孕期抑制剂的保护,Omega的全身几乎是毫无保护的展现在伴侣面前任人摆弄。

也就是说,尤里他

意外进入了发情期……

 

维克托:说好的孕期Omega没有发情期呢??!说好的不随便勾引人呢??!!【摔剧本】ヽ(●-`Д´-)ノ

作者:……谁让你自己不控制好信息素,自己随便勾引人怪我喽?

︿( ̄︶ ̄)︿

 

维克托脑内对话:

维克托:我的Omega现在发情了

尼基弗洛夫:对,他现在信息素味道真好闻,甜甜的,软软的……

维克托:想想就忍不住……我们好像两个月没有【哔——】了

尼基弗洛夫:你记错了,已经快三个月了。

维克托:他身子真软,浑身都没什么力气瘫在我怀里,脸红的快熟透了。

尼基弗洛夫:还有一搭无一搭的磨蹭腿!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维克托:兄弟,上不上?

尼基弗洛夫:上!别废话!单纵就是干!

维克托:…那…你儿子闺女怎么办?

尼基弗洛夫:……

维克托与尼基弗洛夫抱头痛哭。

老婆怀孕了!!难过啊!!!

 

而一边尤里羞耻的整个人都快熟了,谁知道离了抑制剂会变成这副鬼样子啊?不用照镜子他都知道自己现在以一种如何扭曲不堪的姿势靠在伴侣身上,全身不由自主发着抖,一张口就想软绵绵的哼出声。

跟那些alpha嘴里低贱的Omega有什么区别?

而自己的alpha,那个刚才还毫不示弱的把其他男人逼的落荒而逃的高大银发男人,现在正把头埋在自己肩膀上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哈气热乎乎的喷的他脖子又酸又麻。

……还真是能添乱……

尤里又气又无可奈何,只能挣扎着拔萝卜一样把埋在肩膀的脑袋拔起来,推到一边。自己也挣扎着后退了一段,和罪魁祸首保持安全距离。

所以,现在怎么办?

要是平时他早就自己扑上去挂住维克托了,天杀的老秃子这么长时间居然控制力极强,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某些功能退化了。

可是,现在在荒郊野外,没有任何准备

他明天还要上冰。

……

那答案是什么?

不存在的。Jpg

 

尤里发愁,愁的自己抓着衣服哼唧哼唧的。

结果愁了半天一抬头,突然发现维克托已经站起来了,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在夜晚简直都要发出绿光来了。

腰带下面一块突兀的凸起显得格外明显。


……爷爷,雅科夫,我好害怕……

尤里吞了吞口水往后面缩了缩。

这家伙不会真打算在这儿就开始吧?

被发现了明天就会上头版头条吧……

瑟瑟发抖。Jpg

    

还没等他胡思乱想多久,维克托阴阴的笑了一声,伸手把支着身子想跑的尤里重新抱进了怀里。

“尤拉奇卡,跟我去洗手间。”

“……等,等一下,维克托,你是不是忘了我明天……”

“没关系”

热乎乎的语言随着呼吸喷吐在耳边,紧接着粉红的耳垂被两片薄薄的嘴唇纳入口中。

“我们可以用一些其他方法解决”

 

完了完了

尤里捂住脸,咬着嘴唇呜咽了一声。

……下面,有什么东西,已经流出来了……



问:最近作者是不是很忙

答:不是

问:那为什么不更新?

答:因为她懒

祝大家521快乐么么么

(⺣◡⺣)♡求不打 

觉得味道好就给我个评论吧



评论(2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