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甘乐酱

温暖向,既然这个世界不那么善良,就让我们自己温柔起来吧

【维尤】怀孕怎么了?怀孕就不能四周跳了么?!(九)

(九)我们一起带宝宝去看小美人鱼吧

从公共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维克托神清气爽,面带微笑,步伐矫健,银色的短发一丝不乱。整个人朝气蓬勃的仿佛下一秒就要飞上天和哥本哈根的月亮肩并肩。
    而蜷在他臂弯里的人双手紧紧的捂着脸,恨不得能学会缩骨大法团成一个球,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凌乱的发丝间裸露出的耳朵通红透亮。
    我的天……真的…好羞耻(捂脸)

短小的车

http://www.jianshu.com/p/27977a79c268

 

 啊啊啊——羞死了羞死了。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尤里羞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
     虽然这个alpha比他持久的多他承认了,之前发情期时被维克托进入时就秒射也不是没有过,可是……这一次,居然被一个手指……就……
     怎么说都是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活了不活了!!!

     尤里捂着脸简直再也没脸见维克托了,对方明显一副戏谑的样子等着调戏他看他的笑话,而自己还坐在他的大腿上,连个能遮住脸的衣服都被剥去了。
     “看来,都是我的错”看够了小家伙羞愤交加的样子,维克托笑着意有所指的搂紧了对方,手有一搭无一搭的拍着后背“没有好好满足尤拉奇卡”
     “啊啊啊别说了……”
     “好好好,不说了——那尤里乖乖把腿并紧吧”
     “哦……啊?!干,干什么?”
     “放心啦宝贝,我不会进去的”坏心眼的alpha扶着对方站起来,让软绵绵的Omega 手扶着墙壁背对自己站好,手掌暧昧的下滑抚摸着大腿内侧“刚才说了,我们可以用点其他方式解决……”
     维克托笑容灿烂
     “所以,宝贝,要乖乖的把腿夹紧哦”

     当然了维克托还是很有作为一个老公的节操的,毕竟已经食髓知味的Omega身体可没有那么容易满足,如果真的上垒的话在外面什么清理措施都没有,而且明天的上冰就得彻底取消了。
     所以,还是用点其他方式解决吧( ̄▽ ̄)~*
     考虑到现状心满意足的维克托抱着尤里悠哉悠哉的走着,一副人生赢家的既视感。

     而尤里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羞耻循环。
     我的脸呢?我的脸怎么不见了?

     “没事啦尤拉”真.人生赢家先生好笑的给自家媳妇顺了顺毛“我知道你最近比较辛苦,身体也比较敏感,所以这些……”
     “……别说了维克托”
     “好好好,不说了,不过次数太多好像也对身体不太好唉”
     “喂!!别一副担心的样子啊!!!我明明看见你在笑了!!!”
     “噗—”

     “啊啊啊尤里你这是家暴——好疼好疼”
     “滚,谁是你家的?!”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尤里挣扎着从维克托怀里下来了,而后者捂着被踹出内伤的胸口一脸被家暴后的小委屈跟在后面。

    夜晚的小美人鱼雕像笼罩在明亮的暖黄色灯光中,黄铜质地反射出不刺眼的细腻的光泽,四周落了厚厚的积雪,转头看着阴沉的海面,远远看上去好像是冰雪中圣洁的公主,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
    被柔软光芒吸引的少年忍不住加快了几步,连带着被拉住手的维克托也被迫疾走了几步,跟上急切的少年。
     “别着急,尤拉奇卡”他在后面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小美人鱼会在那里等我们过去的。”

 

到真走到小美人鱼像前的时候,之前积极的不得了的小家伙反而犹豫了,放慢了脚步,绿色的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连一口一口呼出的白气都显得慢了两拍,随着缓慢的呼吸悠悠的消散在空气中。

高大的银发男人从背后搂住出神的少年,即使是裹着冬天厚重的衣服,纤细的身材依旧能够轻松地揽在怀里,他们就这么站了好一会儿,空气寂静的像是也被冻成了冰,只有怕片大片的雪花随着海风旋转着落下来,落在柔软的大衣布料上,像是小小的水钻。

过了许久,尤里才听见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这个就是小美人鱼”下巴的骨骼在头顶上不经意的蹭来蹭去,有点痒“你看到了么”

“嗯”尤里抿了抿嘴“你胎教故事讲了那么久,翻过来覆过去就是这么一个,他听都听腻了,早就该来看看了。”

“我可不那么觉得呢”维克托笑嘻嘻的伸手去摸小妖精的脸,被“啪”的一声扇了手之后瞬间转变成一副哭唧唧的委屈样子“按照尤里这么算的话,这个胎教故事讲的是有点早了,早了整整十年呢”

“喂——维克托你”臂弯里的身子一下扭动起来,尤里挣开松松圈着他的胳膊,转身不可思议的瞪着他。“你说什么——你”

“噗,你当我不知道么?”维克托哈哈笑着重新搂紧怀里的小身躯,在错愕的脸上留下几个吻“尤拉奇卡笨死了——”

“喂——”

“我怎么可能忘记呢?已经十岁的尤拉奇卡小朋友还不敢自己睡觉的事情,当时我给你讲这个故事讲了不知道多少次呢,每次讲到一半你就睡着了……尤里那个时候超级听我的话呢,又软又萌跟小白团子一样,有的时候半夜想家了还会自己偷偷哭鼻子……”

“那是你讲的太无聊啦!!老爷爷!!”被揭穿童年糗事的少年瞬间羞的红了脸,挥着拳头恨不得一脚踹上去踢歪这张不怕死的冲他抛着wink的俊脸,呲牙咧嘴的最后收获一个紧紧的拥抱,那张欠揍的脸突然放得很大,吓得他赶紧别过了头去。
     “其实,不光是让宝宝看到”

随着呼吸喷吐在他耳边的白气在冻得微红的耳郭上凝结成小小的水珠。
     “我更想让你看到”

柔软薄凉的唇瓣贴在眼皮上,缓缓摩擦着。

“我曾经给你讲过的,你嫌弃的小美人鱼的故事”

尤里又羞又气的不回头,这个俄罗斯老毛子似乎把贯穿民族的撩汉撩妹技能掌握到了极致,说起情话来脸都不红一下,多么肉麻的辞藻到了他嘴里都成了恋人脸上的红晕和微微发软的腰。

你看看,就像现在,他认认真真盯着自己的小恋人看,坦诚的让对方连个逃跑的余地都没有,蓝色的眼睛眼神深邃的好像看一眼就要沦陷在贝加尔湖的漩涡一样。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即使不正视着他,尤里也能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炽热的视线,他干脆破罐子破摔的瞪着维克托闹起了小孩子脾气。

   “他们是没有在一起。不过,现在”

银发的男人一点也不生气,唇角微微带着点温柔的笑容,像是化开的冰层,蓝色的瞳孔格外专注的注视着臂弯里紧紧抿着嘴唇的小精灵,每次被这样像对待猎物一样毫不掩饰的直直盯着尤里都会窘迫的红了脸,低头想躲过却被男人有力的双手捧住脸,把那一片害羞的绯红毫无保留的倒映在含着笑意的海蓝色双眸中。
    “小美人鱼和王子的宝宝现在不是要出生了么”

一只手缓缓下滑,温和的热度通过衣料从宽大的手掌直直传达到隆起的腹部,暖呼呼的像是冬天里的小暖宝宝,里面的孩子也好像是被某种父子之间神奇的心灵感应召唤了一样,轻轻一脚踢在尤里的肚子上,小小的力度不疼也不痒,更像是回应维克托刚才的话,吓得他一个激灵把手按在了维克托的手上。

“是宝宝在跟我们说话呢”

按在肚子上的大手惊喜般的摩擦了两下,尤里闷着头,想把手拿开又被维克托反抓住,攥着按在了肚皮上,心里莫名的气一下消去了不少。

“他要是能说话,肯定在抱怨你这个活了半辈子的老男人居然只会讲这一个故事”

 

维克托把鼻尖抵在恋人的鼻尖上,谈笑间哈出来的暖气熏红了一整张小脸。

 

“这个故事啊,要给你们讲一辈子呢”

 

  维克托攥住尤里的手,贴在他的肚子上,偏着头捕捉住在海风中冻得发红的嘴唇。

     哥本哈根寒冷的晚风里,这个吻真长,长的尤里觉得好像过去了一辈子一样。

表示现在想开个车真是难到死……连简书都不能用了
求大佬们告诉我应该怎么网址直接链接到一张图片呢(つд⊂)
表示看到最近大热的“逃不掉”的体位,好想开个小车啊(´///ω/// `)
 

评论(20)

热度(83)